兜子

第一章就是发不上来。。。。说我里面有违反规定的内容。。。。你倒是告诉我有什么不能看的情节啊!!!!
T_T最后还是叶子告诉我可以发图片~~~谢谢叶子~~爱你😙😙😙

没什么想说的了,这是我一直盼望的情景~~感谢大佬的图😘😘😘

末代昏君(二) 师徒

 霍郁荣与李陆这一趟走得匆忙,回程倒是不着急了,晃晃悠悠地似是看了一路雪景,回到家时天已经是下午了。

    从山里出来之后,少年便恢复了他自己一向的似笑非笑的表情,他一贯淡定地将自己的师傅三言两语气到吐血,傲慢的迎接来来往往的各色人等,还抽空去了一趟赌场,美曰其名:日常行善。

    霍郁荣恍惚间想起自己半年前刚刚成为小少爷师傅的那些日子里,曾经有过一回抓住他的领子逼问他为什么去赌博的经历,对了,那时候他是怎么说的呢?是了,这小兔崽子得意洋洋的神情自己现在都记得一清二楚,“我去光顾他们的生意,难道还不算是日行一善吗?”

    一脸的理所当然,带着一丝隐秘的挑衅。

    那一刻,霍郁荣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向自己的头顶涌来。他恶狠狠的将少年抵在墙上,凑近他那双仿佛永远带着笑意的眼睛,一字一顿地说:“你、他、妈、的、给、老、子、听、好、了,”他用自己满是岁月风霜的额头顶着少年洁白如玉的前额,手指紧紧地抓住李陆的胸口的衣服,力道大得仿佛要抓碎什么一样“你哥哥把我送过来,不是让我去赌场里捞你的!”

    下一秒,少年忽的笑出来声,他反手抓住霍郁荣的衣服,笑得诡异却艳丽,他缓缓地开口,带着一种蛇类吐信的嘶声:“这位大叔,你莫不是脑子有毛病吧?还是说……”少年的右手在霍郁荣的心脏的位置打了一个圈,笑得分外好看,缓慢的吐出来接下来的话,“你对我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我什么时候在乎过他…送过来的东西,嗯?”

    

    这最后一声鼻音说的百转千回,说得霍郁荣气得浑身颤抖,他强忍住自己想要把少年痛扁一顿的冲动,一把提起了这个性格恶劣的小兔崽子,一路拖着他走回了对那个时候的自己来说还不甚熟悉的府邸。


    然后,短短几个月后,就传来了那个人…身亡的消息。


    霍郁荣还记得自己知道这个消息的那个早上。


    他走在青石板的路面上,感觉靠近心脏的地方像裂开一般的疼痛。早晨的街道上尽是漫漫长夜过后残留下的冷冽气息,灰青色的天空下,若是有人远远一瞥,便会奇妙的觉察出此时此刻那个行走的高大的身影脸上的无措,他漫无目的的走着,如同一个黑色的快速移动的剪影。

    

    霍郁容走进宝来阁的时候天才刚刚蒙蒙亮。


    宝来阁是没有夜晚的。


    不论是墙上的青铜挂坠,还是走廊地面上没有来得及清理的酒水与食物,以及空气中隐隐飘荡的淫靡的气息,都昭示着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,这个帝国之内最大的赌场,又一次经历了一场彻夜的狂欢。


    穿过长长的走廊,霍郁容看到了自己的徒弟。


    小少爷俨然一派沉迷赌博无法自拔的模样。


    他斜靠在宝来阁的一张长椅上,毫无形象的扮演着一个标准的纨绔子弟-------他左手边有一个小巧的玉石架子,上面摆着一盘削好的水果,右手边摆着张小巧却精致的檀木桌子,桌上随随便便的斜了个青铜托盘,托盘上,大大小小的抵押牌零零碎碎的散落着,带着一种奢靡的气息。李陆好像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师傅,此时此刻,他只是紧紧盯着大厅中间的一个巨大的笼子,笼子里,一白一金两只吊睛白额虎在激烈的打斗着,野兽愤怒的吼叫声充斥着这片天地。

  

  饶是相貌出众,在这种场合,任谁见到他,怕都会在心里评价一句,豁,纨绔子弟。

  

  更何况是在皇帝失踪这个敏感的节骨眼上。

    不……,霍郁荣苦涩地笑了一下,那个人现在…已经死了啊!

    

    眼前少年的这种做派,虽然让人难以置信,不过也并非不能想象。

  自己不是早就知道吗?这个小家伙的心,究竟有多硬。


    霍郁荣定了定心神,大步流星的走向压根就没注意过自己这边的少年,一脚踹了上去。


  一阵巨大的乒哩乓啷的声音之后,桌子上的砝码散了一地,小少爷诡异的僵了一下,也果然没辜负了自己十六年来的纨绔之名,直接随着椅子倒下的趋势扑在了地上,顺势打了一个滚,扯着嗓子大喊:“有人砸场子啦!有没有人管啦!啊啊啊啊啊!!!”

  

  少年的声音还很稚嫩,莫名给人一种灵气十足的感觉,因为长时间的缺水,嗓音中带着一丝沙哑。

  

  霍郁荣一把提起了还在地上撒泼打滚的少年,半天,才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,“小兔崽子,你几天没睡觉了?”

  

  少年挣扎的动作一僵,缓缓道转头看向身后抓住自己后领的男人,微微地眯起有些红肿的眼睛,在心里暗暗磨牙,倒是也干脆的不动了。

  

  这个面容艳丽的男孩子,默默的抬起头,看着头顶雕刻着繁复花纹的穹顶,看着赌场四周的青铜色的墙壁,看着墙壁上五光十色的挂饰,看着一张张檀木桌子的桌子腿从自己脸边掠过,看着拉着自己大步行走的黑衣男子,无声地皱了下眉头,似乎是想冷哼一声什么的,但是几乎是片刻之后,他就改了主意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喂,老霍,你要不要吃糖?”


    年轻的男孩子皱着眉头,从袖口里默默掏出了一块奶白色的方块糖,扭头,递给了头顶那个因为自己的话瞬间大脑当机的男子。


    真讨厌,地上都是酒水,回去又要换衣服。


    “你到是接呀!”李陆一双桃花眼又眯了起来,他挑了挑眉毛,颇有些不耐放地又把手举高了一些。


    才不是因为看到他快哭了呢!小少爷抿了抿嘴,在心里默默地想。